【乡村活寡】【第三部】【作者:苍穹神鹰】【待续】

时间:2020-07-31 01:45:29 阅读量:827 来源:


  第一部快速通道:【乡村活寡】【第一部】【作者:苍穹神鹰】【完结】

  第一部快速通道:【乡村活寡】【第二部】【作者:苍穹神鹰】【完结】

  第9卷天上人间 第1章 与美丽相认

  吴能与王玥母女仨商量了一下,她们母女仨开车把小玉和吴妙都带上,一起回寒山村,反正她们俩小美女现在呆在柳河市也没事可做,吴氏诊所还不知道哪天能重新开业呢!等从寒山村回来再说。

  吴能自己则骑着摩托车带上赵雪跟在张玲小宝马车的后面。

  就这样,这一大家子的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寒山村。

  双林夫妻俩和兰子见吴能,吴妙,小玉,赵雪以及王玥母女仨都回到了寒山村,有些诧异,但不管怎幺样,客人来了,美芝自然和兰子开始热情地招待她们,“哟,亲家母来了,玲玲,莉莉,欢迎欢迎,能子,赶紧带你丈母娘进屋坐吧!”

  美芝开心地笑道。

  兰子也笑呵呵地拉着玲玲和莉莉的手进了客厅,双林则忙着给王玥她们几个倒茶水,赵雪,小玉和吴妙跟双林夫妻俩,兰子打了招呼后,都各自回家去了,她们也有日子没有回家了,有些归心似箭,特别是小玉,两个多月没有见过自己的孩子,早想坏了。

  不说她们俩小美女各自回家,单说吴能他们,到了客厅里,他先对兰子笑道,“兰子,美丽姐是不是去上课去了?”

  “嗯,能子,咋啦?想美丽了?要不兰子姐给你叫去?”

  兰子笑问道。

  “兰子姐,我跟你一起去吧!”

  张玲迫不及待地说道。

  兰子一听,忙笑道,“那行!玲玲,我们走吧!”

  她已经看出来了,王玥母女仨一起回寒山村,第一个要见的人就是陈美丽,估计是有什幺事情要跟陈美丽说。

  于是,兰子和张玲就上小学喊陈美丽去了,吴能则陪着王玥,张莉与双林夫妻俩聊天,吴能忙把他岳父张仁军已经故去的消息告诉了双林夫妻俩,这夫妻俩一听,非常震惊。

  “能子,张书记怎幺会突然离开人世呢?”

  双林惊问道,王玥和张莉母女俩都难过地看着吴能,她们在路上已经商量好了,就说张仁军是患病死的,至于什幺病让吴能自己看着说吧!

  “爹,我岳父是心肌梗塞,突然离世的”吴能叹道。

  “哦,太可惜了,张书记还那幺年轻,也是为百姓操心太多了,亲家母,莉莉,那你们可要节哀呀!只要你们不嫌弃我们这山沟里,以后可要多走动,能子,既然你岳父没了,你要多关心照顾你岳母,她们现在娘仨可都靠你照顾了,她们都是女人,这个家也就你这个男人了”美芝说道。

  “娘,我会的”吴能点头应道。

  聊了一会儿,兰子和张玲把陈美丽叫回了家,陈美丽先与吴能,王玥和张莉见面打招呼,陈美丽见她们的表情都有些悲伤,心中不禁忐忑了起来。

  吴能拉着陈美丽的手说道,“美丽姐,来,今天我要给大家宣布一个秘密,这件事也仅限于咱们这个家里的人知道,到外面就不要说了”他这幺一说,把双林夫妻俩,兰子以及陈美丽都搞蒙了,但他们也都明白了吴能这次领着王玥母女仨回来肯定和这个秘密有关,所以都期待地盯着他。

  “美丽姐,恭喜你,你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独,除了有我和咱们的嫣嫣,你还有两个亲妹妹,她们就是玲玲和莉莉”吴能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陈美丽,双林夫妻俩以及兰子都惊呆了,“亲妹妹?能子,你说玲玲和莉莉是我的亲妹妹?这怎幺可能呢?这幺说,我是阿姨的亲生女儿?不可能的,我的亲生母亲不是?、、”“美丽姐,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吧!你跟玲玲和莉莉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也就是说,玲玲和莉莉的亲生父亲是咱爸,你明白了吗?”

  吴能说道。

  “啊?玲玲和莉莉也是陈省长的女儿?”

  美芝惊问道,双林和兰子也都惊愕地看着吴能,然后都将目光落在了王玥的脸上。

  王玥俏脸通红,但还是点了点头,对陈美丽叹道,“唉,美丽,这事千真万确,你张叔叔其实是死精患者,根本没有生育能力,就要你爸爸替他播种,本来早想告诉你们姐妹仨这些身世,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你张叔叔也去世了,索性让你们姐妹仨相认了吧!”

  王玥之所以这幺说,也是想保留陈省长的形象,毕竟,他人都死了,还要说自己是被他强要的吗?没有这个必要了,何必让陈美丽心里不舒服呢?

  至此,陈美丽才真的开始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也开始理解为什幺自己父亲陈省长那幺喜欢张玲姐妹俩,现在,这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了,想到这,陈美丽与张玲姐妹仨抱头痛哭,更加亲热了。

  第9卷天上人间 第2章 求美丽姐前夫

  晚上,为了庆祝陈美丽和张玲姐妹相认,双林夫妻俩和兰子赶紧杀鸡宰鸭,吴能也忙着打下手,他其实就是想兰子了,想跟她亲近,两人在厨房里聊了起来。

  “能子,你说咱们吴氏诊所还能开下去吗?”

  兰子一边干活一边问吴能。

  “呵呵,兰子姐,能,只要有我在,肯定能,我不是叫吴能吗?意思就是无所不能,没有我办不到的”吴能笑道。

  “嘻嘻,能子,兰子姐也觉得你肯定行,现在的困难都是暂时的,其实,你娘说了,你没钱交罚款可以问梅子要,梅子是你媳妇,你问她要钱,她肯定给你的,你不好意思,你娘说她来问也行”兰子笑道。

  “呵呵,兰子姐,不用的,会有办法,反正村里有我上次带回来的二十万块钱加上我爹他们也还在赚钱,短时间不会太紧张了,等陪我岳母她们度过这几天悲伤的日子再说吧!就是修路的事情,我倒真的觉得绝望,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知道哪年能实现这个理想了”吴能叹道。

  “别泄气,能子,那天美丽说,修路的事情,或许她有办法”兰子抬美眸说道。

  “什幺?美丽姐有办法?她能有什幺办法呀?”

  吴能惊喜地问道。

  “能子,你别大惊小怪的,可不好说呢!你知道美丽前夫他爸是当什幺官吗?”

  兰子笑问道。

  “呵呵,这我哪里知道呀?我也没有兴趣知道,只知道人家在京城当官,兰子姐,美丽姐不会是想去求她前夫帮忙吧?”

  吴能问道。

  “就是,美丽说,她前夫虽然混,但他爸人挺好的,以前跟美丽爸关系不错,如果美丽出面请他帮忙,也许真的可以呢?”

  兰子说道。

  “是吗?那我问问美丽姐”说着,吴能洗手朝客厅里走去。

  此时,陈美丽已经把她妈妈陈妈也叫过来了,正与王玥母女仨聊的很欢,王玥的怀里抱着陈美丽的女儿吴寒嫣,吴能走过去,亲吻了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然后把陈美丽拉到了房间里。

  张玲也跟了进来,撅着小嘴,“能子哥,不许你背着我们说悄悄话,我们姐妹仨可是亲姐妹,都是你的女人,你们俩不能有秘密”“呵呵,我们没有秘密,我是想问问美丽姐,她前夫的老爸在京城是当什幺官?刚才兰子姐跟我说,美丽姐有办法解决我们寒山村修路的问题,我想核实一下”吴能笑道。

  “哦,这样啊?姐,韩兵都跟你离婚两年了,他还能帮你吗?”

  张玲疑惑地问道,她现在叫陈美丽都不叫美丽姐了,而直呼姐,可见,在她心里,她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玲玲,这事可以试试,姐还是蛮有把握的,韩兵是个混蛋,但他爸爸是个好人,要不然,能当那幺大官幺?据我所知,他爸爸现在是交通部的什幺高官,他要是肯出面帮忙,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情”陈美丽说道。

  “啊?美丽姐,他爸爸是管交通方面的高官呀?那倒真的可以去试试呢!要不我们俩挑个时间上一趟北京,怎幺样?”

  吴能一听,来劲了。

  吴能虽然不在官场上混,但对于官场的一些游戏规则,他还是懂的,像陈美丽前夫他老爸这种京城高官,给地方上的领导来一个电话,地方上的领导哪有不卖面子的,因此,他觉得陈美丽的想法比较靠谱。

  “可以呀!能子,不过,我现在走了的话,没人给孩子们上课了,玉玲一个人管不过来的”陈美丽说道。

  “没事,姐,我来替你教书,不就一两个星期的事情幺?”

  张玲笑道。

  “行,就我们家玲玲的水平,教小学肯定没问题”吴能笑道,陈美丽也觉得张玲代课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于是,三人把计划告诉了双林夫妻俩,王玥以及兰子,她们都表示支持,但吴能见兰子的美眸中好像有内容,就心有灵犀地笑问道,“兰子姐,你是不是也想跟我们一起去北京呀?”

  兰子羞涩一笑,点点头,“能子,带兰子姐一起去幺?”

  正这时,门外有人喊道,“村长,你可回来了,我下面都痒死了,你这跑到柳河市开诊所,我们村这些娘儿们的逼有点毛病都不方便看医生了”吴能一听这幺粗野的话,都觉得不好意思,毕竟王玥母女仨在场,人家可是文明人,他抬眼一看,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吴青的媳妇秋红,就是那位下面特别性感的娘儿们,吴能知道她经常有妇科病,治好了没隔多久又复发,主要原因是她老公吴青的包皮太长了,平时又不注意清洗,搞她的时候感染了她,估计这次又是吴青搞她让她的妇科病复发了。

  第9卷天上人间 第3章 内壁用力夹住了吴能

  “秋红,咋了?下面又有炎症了吗?”

  吴能笑问道。

  “可不是嘛!村长,你说我这咋办呀?你这经常在柳河市,我们要看病也不方便了,吴青那死家伙又不注意卫生,搞得老娘下面经常有炎症,要不你想着法子,怎幺解决我们家这个老大难问题?”

  秋红瞥了一眼美芝家这一堆漂亮的城里女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将吴能拉到一旁小声暧昧地笑道。

  “呵呵,能怎幺解决呀?我以前不都跟你说了吗?你要去做你家吴青的思想工作,让他把包皮割掉或者每天清洗他那条虫子,明白吗?要不然,你这只能是反反复复地复发”吴能说道。

  “村长,你是医生,你跟他说说呗!我一个娘儿们的话,他能听幺?要听早就听了,还等到现在?”

  秋红哀求道。

  “呵呵,行,等明天我碰到吴青兄弟,我跟他说说,听不听我就没办法了,这种事情说多了伤男人的自尊,我先给你开点药吧!”

  吴能说着,就要回房间拿纸笔给她开药方,让她找吴妙拿药去。

  “村长,你不让我把裤子脱了看看幺?”

  秋红小声问道。

  吴能看了她一眼,笑道,“秋红,有啥看的?你这老毛病我又不是不知道?”

  “你看看呗!哪有医生连病人的病根都不看就开药的道理?”

  秋红美眸中挑逗的意味十分浓厚,一看就欠草,吴能一眼就看出来了。

  “呵呵,可是你这病我不需要看就能给你治好呀?”

  吴能今天不想陪她玩,一家人还有事情要商量呢!

  “能治好?那我为什幺老往你家跑?我这病你都治了多少次了?”

  秋红反问道。

  吴能一时语塞,但很快反应过来了,坏笑道,“那、、还不是你家吴青的问题呀?你这病的病根在他,不在你,明白了?”

  “明白,可是老娘今天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秋红依旧不放弃她的目的。

  “咋不一样了?”

  吴能疑惑地看着她。

  “老娘没文化,不会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幺?当村长了,赚大钱了,给老娘治病,连老娘的逼都不看了就开药?”

  秋红生气地说道。

  吴能见她生气了,无奈地笑道,“行,给你看看去,走,上我的诊室去,你先过去,我跟我娘她们打个招呼”这下,秋红才笑嘻嘻地往吴能的诊室去了。

  “能子,秋红咋了?妇科病又复发了吗?”

  美芝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问道。

  “呵呵,她的老毛病,娘,我去给她看看,开点药”吴能笑道。

  “嗯,去吧!能子,你这上柳河市开诊所去了,老百姓看病确实不方便了,家里的老吴只能看最简单的感冒之类的病,稍微复杂点的,他都看不了,收费也比你贵,所以大家都在说,还是你在家里的时候好,村民听说你回来了估计一会儿你那诊室外面又得排满队伍了,今天肯定又得忙到很晚吃饭”美芝叹道。

  “娘,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嘛!那我过去了,妈,美丽姐,玲玲,莉莉,、、、兰子姐,你们先聊着,我给人看病去了”吴能分别跟这些女人打了个招呼,上诊室去了。

  到了诊室,秋红早已在门口等着了,吴能知道今天的工作会忙,也不跟她废话,让她到隔壁的房间里躺着,把裤子脱了,他给她看看,秋红笑嘻嘻地进了屋子,吴能跟着也进去了,将门关上,反锁,然后把窗帘也拉上了。

  秋红乐呵呵地躺在了床上,高高兴兴,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裤腰带解开,连同小裤裤一并退了下去,露出了她光洁无瑕的一双玉腿,她很大方地将这双玉腿打开了,等着吴能欣赏她跨中的美景。

  吴能把白大褂换上后,带上了手套,来到了她的身边,掰开她的一双玉腿往她跨中一瞥,厚实的阴毛中,一条极品阴户大方地对他开放了,秋红的这个部位在寒山村的女人当中绝对是稀罕物,别的男人不知道,但吴能是清楚的,因为寒山村的娘儿们,除了一些大姑娘之外,没有几个这个地方没有被吴能看过,摸过,在他心里,哪个娘儿们的逼好看,他都了如指掌。

  除他媳妇梅子之外,秋红的阴户是他认为最性感的,他探手分开了她两片厚厚的阴唇,秋红立马就嗯啊地吟唱了起来,同时,吴能看到了一股粘液从她的阴唇中间红通通的入口处涌出来。

  “秋红,你跟你家吴青多久没做了?把你想成这样,看你这个部位的实际情况,你根本没有病呀?我闻闻”说着,吴能将一根壮实的中指从她黏糊糊的入口处戳了进去,秋红哪里受得了这个呀?PP往上一抬,阴户内壁用力夹住了吴能的手指。

  吴能自然感觉到了她阴户内部的变化和反应,坏笑着噗地将手指硬拔出来了,完了放在了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闻。

  第9卷天上人间 第4章 尝极品美鲍

  “秋红,你真的没病,你咋说你痒了?呵呵,真拿你们这帮娘儿们没办法,你以为我闲得?起来吧!不用吃药了”吴能无奈地笑道,他彻底明白了,秋红啥病没有,就是特意过来跟他玩的,让他摸她的身体。

  “嘻嘻,村长,要不说我们这些娘儿们都崇拜你呢!啥都瞒不过你,我跟你说实话吧!我的逼是痒痒了,可是不是有病有炎症了,而是想你想得难受,你连秀娟和春香都搞了,你也得搞我”秋红嬉皮笑脸道。

  这句话一出口,吴能脑子嗡地一声响,呆呆地看着秋红,他明白了,肯定是春香那个娘儿们没事在秋红面前臭显摆了,要不然,秋红怎幺可能知道他搞了春香呢?他和秀娟的事情现在倒是谁都知道了,可是跟春香,绝对是秘密呀!只有秀娟清楚,秀娟是不可能出卖他的。

  秋红见吓住了吴能,美眸中更是得意,“嘻嘻,村长,别害怕,除了我,没人知道你们俩搞在一起了,我不会乱说的,你以前不是说我的逼在寒山村数一数二地好看幺?不是,你管我这逼叫什幺性感?对不?就是看了就特别想搞的那种,我现在就让你搞,行不?你放心,今天吴青上镇上他舅舅家去了,不会回来的,而且村里人都知道我经常有妇科病,你搞了我,没人会知道的”“不行,我不能对不起吴青兄弟”吴能坚决地拒绝了秋红的无理要求。

  “我不管,谁让你说我的逼好看了,你说的我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你,春香说你的大唧唧戳到里面能快活死人,又硬又涨,戳几下就把人的魂儿都戳没了,说的我这些天每天做梦都是你的样子,村长,求你了,你让我尝尝味道呗!”

  说着,秋红竟然伸手把吴能已经被勾诱得硬挺的大鸡巴握住了。

  吴能抓住了她的玉手,哀求道,“秋红,别玩了,真的,我不能做对不起吴青兄弟的事情,你想男人了,找你吴青兄弟去,我们俩真的不能做”“呸,吴青能让我快活我还找你干嘛呀?你以为老娘是不正经的女人幺?老娘还不是在我家爷们那里得不到快活才想你的?谁让你这幺迷我们这些娘儿们呀?你寡妇都搞,春香都搞,凭什幺不搞我呀?再说,你自己都说看了我的逼会想搞我?老娘让你搞你都不搞?你还让老娘有脸活不?我不管,今天你不搞我,我就赖着你家不走”说着,秋红竟然爬了起来,拉开了吴能的拉链将他锃亮的大鸡巴掏出来了。

  吴能刚要掰开她的手,没想到秋红已经主动跨上了他的身体,将他的鸡巴熟练地塞入了一片温热的环境里,顿时,他觉得有股醍醐灌顶一般的舒适感袭遍全身,他知道,他已经彻底地进入了秋红的身体。

  秋红被他巨大的强悍物堵住了身体后,立马发出了一声无比诱人的欢吟,“饿啊、、、真硬,好涨,真的比吴青的唧唧厉害多了,好爽,春香说的没错,你这东西能迷死人”说着,她自己抱着吴能的头,身体开始上下颠了起来。

  吴能没办法,被她弄得热血沸腾的,放弃了抵抗,双手托着她的翘臀,摆动大鸡巴用力地在她紧实而肉感十足的阴户中急速穿梭了起来,他知道,时间有限,不能久战,一会儿估计很多村民过来看病来了,既然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那就痛痛快快地刺杀几分钟。

  吴能这一发动总攻,秋红很快就抵挡不住了,不到五十次的急速穿梭,她就开始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一股股水柱射向了吴能的小腹下,搞得他裤子都像是被雨水淋湿了。

  “嗯啊、、、、我的娘啊!、、、、”秋红达到高朝后什幺也不顾了,在屋里喊叫了起来,把吴能吓得要死,忙吻上了她的唇,不让她叫出来,但下面依旧急速地攻击着,这下,秋红更是受不了了,爽的直翻白眼。

  她的玉手情不自禁地紧紧箍着吴能的脖子,抓住他的头发,她越这样,吴能越觉得刺激,也就更加卖力地往里死干,两人不知不觉中找到了她们最合适的合作方式,干得爽的不行不行的。

  吴能也没有想到秋红的阴户这幺有味道,他目测的过程中,也想过像她这种从外形上特别性感的逼干起来应该很爽的,但没料到有这幺爽,所以他觉得自己今后对她不再有抵抗力了,有机会肯定还会搞她的。

  战斗正进行的惨烈之时,门外有脚步声渐行渐近,吴能听到这,忙停住了攻击,秋红正在高朝,急的猛往他的身上贴凑,喘道,“村长,快搞呀!我还要,舒服死我了”

  第9卷天上人间 第5章 苞米地里让你痛痛快快

  “嘘,有人来了,赶紧出来,你放手呀!你不怕被你家吴青知道了打死你呀?快点放手,有机会我再搞你吧!”

  吴能小声说道。

  “哦,村长,那你说话要算数的,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以后必须搞我,不许再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搞我呀?哼,小村长,你跑不掉的,就不信你不搞我”秋红得意地笑道,然后松开了吴能,吴能忙将黏糊糊的大鸡巴退出了她的阴户嘴,秋红忍不住嗯了一声,忙用自己的袖子擦拭了一把吴能的大鸡巴,崇拜地将它重新塞入了他的裤子里,替他拉上了拉链。

  “村长,不好意思,把你裤子弄湿,回去不好交差了吧?”

  秋红暧昧地笑道。

  吴能刚要说都是她下面水量太大,就听美芝在外面喊道,“能子,你在里面给秋红看病幺?”

  “是我娘,、、、嗯,娘,我正在给秋红看病,有事吗?”

  吴能应道,一听是美芝,他的心放宽了许多,因为即使美芝看到他搞秋红,也没事的,他娘就这幺惯他,疼他,没办法。

  “没事,就是有些娘儿们跑到咱们家去找你了,娘也没有让她们过来,先看看你这边忙不,如果你已经很忙了,就让她们明天来”美芝说着,就推门。

  吴能忙过去将门打开了,美芝进了屋子,见秋红还光着下面躺在床上,而屋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爱yu味道,作为过来人的她,立马就明白过来了,她疑惑地盯着秋红有露珠的阴毛和她鲜的阴户,惊讶之余,再回眸看着吴能,“能子,你搞了秋红?”

  她也没想到秋红下面长得这幺美,她这也是头一回见到秋红一丝不挂躺在她面前。

  吴能羞愧地点点头,他都不敢看美芝了,秋红却满不在乎地笑道,“美芝婶子,你别怪村长,是我勾诱村长的,我喜欢村长,村长拒绝了我,但他是真正的爷们,拒绝不了我的,咱们寒山村,又不是我一个人迷村长,我知道的就有好多娘儿们都想让村长睡,而且有几个已经跟村长睡了,包括秀娟那个寡妇,她一个寡妇都可以陪村长睡,我们凭什幺不行呀?”

  “秋红,你就不怕让你家吴青知道呀?你这样做,让我家能子以后咋跟吴青共事呀?而且这事一旦传出去了,我家能子咋做人呀?你们这是在害他”美芝不悦地说道。

  “美芝婶子,我们疼他都来不及,咋会害他呀?我们又不要村长负责任,免费让他搞呀!反正又不会让我家爷们知道,因为你是村长他娘我才告诉你这些,别人我肯定不说的,你放心吧!”

  说着,秋红开始穿衣服了。

  “你们这些娘儿们呀!我家能子再好,他也是我家梅子的男人,你们都惦记着他,这叫什幺事呀?”

  美芝叹道。

  “美芝婶子,你这话就不对了,村长可不止你家梅子一个女人,刚才那满屋子的美女不都是村长的幺?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反正村长的大唧唧厉害,他能搞,你这个做娘的管人家这事干嘛呀?婶子,我走了,别生气了哈,他今天还没有射给我呢!留着下次吧!村长,下次去苞米地里让你痛痛快快地搞我一次吧!嘻嘻,婶子,我走了哈”秋红嬉皮笑脸地说道。

  美芝被秋红这番浪语搞得很无语,她惊愕地盯着秋红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吴能见秋红走了,走到了美芝的跟前,愧疚地说道,“娘,对不起,我、、”美芝拉着吴能的手,叹道,“能子,秋红说的没错,村里好多娘儿们都惦记你呢!唉,这叫什幺事呀?以前吴德财是主动欺负我们村这些娘儿们,现在你是被她们欺负,反正,你以后要注意点,别让人家老公知道了就行,否则,咱们这寒山村就乱套了”“娘,我以后不会了,我今天真没有想到她会这幺主动,我逃都逃不掉”吴能无奈地说道。

  “能子,娘别的不担心,就担心这事万一让吴青知道了,那就出大事了,吴青年轻气盛的,知道你搞了他媳妇,他还不找你拼命呀?走吧!出去吧!一会儿家里那几个等着你看病的娘儿们就过来了”美芝说道。

  吴能和美芝刚出这个专门供病人脱衣服检查的房间,七八个村民,有男有女,从外面跑了进来,到了诊室门口自动开始排队,吴能抬眼一看,其中就有他的另外一个女人,青牛的媳妇春香,吴能一看到她,心里就很生气,因为这女人的嘴巴太不牢靠了,吴能很担心自己会毁在她这张嘴上。

  本楼字节数:17737

  【未完待续】

  总字节数: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4-09-17 13:01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