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第一章相见

时间:2020-07-31 20:00:02 阅读量:487 来源:






第一次离开家,而且是那样遥远的地方,我有些恐慌,也带着期盼,不知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会是什麽样子。
刚刚走出北京站的时候,我感到一阵的眩晕,满眼的人流是在我们那个寂静的小山村从未看到过的景象。东,南,西,北,这?完全没有我所熟悉的坐标,我忙不叠的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条,那上面是姐姐的电话,我唯一的寄托了。
姐姐二十一岁了,大了我整整五岁,她是我们那个小山村?公认的好女孩。
而且也是唯一一个来北京上学的人,据说还是一所很着名的大学,好像是叫清华吧,我记不太清了。
我几乎是姐姐把我带大的,爷爷有些的残疾,父母的模样在我的脑海?很是模糊,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开了我们姐俩,是一次意外车祸。姐姐就像个母亲一样的照顾着我,一边上学,一边还要伺候爷爷。现在爷爷也离开了,姐姐回来奔丧过后就又走了,说是学业太忙了,不能在家多陪我了,她叫我好好在家学习功课,以后也考上北京的大学来找她。哎,可是我现在就来找她了,学校把我开除了,不知道见了姐姐该怎麽和她说啊。
电话的那头一直是忙音,我反複的拨着姐姐的手机,还是没人接,我简直慌了神,找不到姐姐该怎麽办啊,她可是我唯一的寄托了。
天渐渐的晚了,在冬季天总是黑的很早,而且还刮着北风,我身上穿的还是姐姐在家时候给做的棉袄,可现在它好像也不太管用了,能让我心?能有些暖意的就是这是最疼我的姐姐做的。电话还是没通,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姐姐你在哪儿啊。
风吹的更烈了,我瑟瑟的发抖。
「小伙子,我看你在着站了半天了,电话打不通,知道地址吗?」电话亭的老大爷热心的询问起我来。
「好像是叫清华吧?」我支支吾吾的答道。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我告诉你怎麽走,到附近在联系你的家人吧。」
大爷很是热心的向我说着路线,还用笔给我记了下来。
「谢谢大爷!」我就这样像个没头苍蝇一样,还真撞到了地方,在一个叫清华西门的车站附近我又再次拨通了姐姐的电话。快接啊,快接啊,我心?像着了火一样。
「喂,你好,找哪位啊?」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姐姐清脆悦耳的声音。
「姐姐,是我啊,是阿彪啊,我可找到你了。」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激动的还是冻得。
「你在哪儿?你来北京了?」姐姐的声音一下变得急切。
「嗯,我来北京了,就在清华西门,我来找你了。」
「好,你就在那?别乱跑啊,我就去接你,听见没?」
「嗯!」我应道。
过了有十几分锺的样子,姐姐来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还依然梳着她哪标志性的马尾辫,她的个子好像又高了,应爲我扑到她怀?的时候,只能触到她如玉般的脖子。姐姐的身上有一股的香气,我很小的时候就很爱闻,现在这香气更加的浓郁了。
「彪子,你怎麽来了,不是告诉你在家好好读书吗。」她又开始说我了,这是她最爱说的,也是我最不爱听的话。
「我还没吃饭呢,饿死了。你怎麽一见到我就总说学习的事啊。」我没回答姐姐,我不敢说我是被开除了。
「好了好了,先去吃饭吧,瞧你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姐姐沖我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她真美。
在一个小面馆我西?呼噜的吃了碗面,「啊,总算饱了,还是姐姐好。」我终于不在郁闷了,应爲姐姐就在我身边了。
「现在能说怎麽跑这?来了吧?」姐姐还没有忘了这件事。
「嗯……我想姐姐了啊!」我在想个好的理由,其实我也是真的很想她的。
「别油嘴滑舌的,快说。」姐姐凶起来的样子很是好笑,大大的眼睛?找不到一丝的凶恶,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交不起学费了,叔叔要买个拖拉机,他也不想让我念书了,说家?有你一个上学就已经花了不少钱了,让我出来打工,我就来了。」我委屈的说道。
「是这样啊。」姐姐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眼?却充满了倔强:「没事的,你还要回去念书啊,才十六岁,打什麽工,我供应你,姐姐现在已经可以挣钱了,而且还有奖学金。」姐姐说完自信的笑了笑。
「啊,你这就要哄我回去啊,马上就寒假了,快停课了,你就让我和你多呆几天吧。」我也只能先这样的应付她了。
「好吧,过完这个寒假你就回去上学啊。」姐姐边说边用指头敲了我的头一下。
「姐,那我今天住哪啊,能和你一起吗?」我的眼神充满了期盼。
「你也真是的,不提前打个招呼,我现在还住在宿舍呢,还要爲你开个房,很贵的呢。」她又敲了一下我的头,我傻笑。
姐姐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很干净,但只有一张床,姐姐说一张床要便宜些,她要我住这?,明天她在来接我去郊区租房子,郊区的房子更便宜,一个月也就贰佰左右。
「姐姐,你不陪我睡啊,我一个人害怕。」我拉着姐姐的手,一脸的恳求。
「都这麽大了还害怕,害怕你还来。」姐姐还是要走。
其实我经常和姐姐睡在一起,家?的地方很小,我们就一直睡在一张床上,也不知道从什麽时间开始,姐姐不和我一起睡了,至少在她考上大学以后我就没和她一起睡过。我真的很想在躺在她怀?睡一回。
我撅着嘴,眼?含着泪水:「姐姐,你就陪我吧,我真的很想你。」
姐姐看着我的样子,心有些软了:「哎,真拿你没办法,从小调皮捣蛋,这麽大了还缠人,好吧,就答应你,赶紧去洗洗睡吧。」
我脱衣服的时候,姐姐的脸一直沖着墙,在原来她还总帮我脱衣服洗澡呢,哎,人长大了就是不好啊,我心?嘀咕着。
「姐姐,你不洗啊,水很热啊,真舒服。」我在浴室?和姐姐说着话。
「舒服就洗吧,出来的时候想着围上浴巾。」
「嗯!」
我按姐姐的吩咐,出来时把一条浴巾围在了腰上:「真舒服,姐姐,你去洗吧。」
「我洗过了,不洗了。」姐姐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你赶紧睡吧,我还要看会书。」说着她从口袋?掏出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嗯,我先睡了啊,你也赶紧来啊。」我拍了拍床的一边说道。
「唉,你穿上衣服啊。」姐姐的脸有些红。
「不了,这屋?挺热的,冻不着。瞧你热的脸都红了。」
姐姐对着天花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哎!真没辙。」
夜?,尿把我憋醒了,鸡巴老硬老硬的。我起身,姐姐不知什麽时候在我边上躺下了,紧紧的靠着床沿,一点都没有惊动我,姐姐真好。
姐姐睡的很香,我爬过她的身体,蹑手蹑脚的去了卫生间。回来的时候鸡巴终于软了,舒服了许多。姐姐没脱衣服,只是把那件白色的羽绒服脱了,她的?面穿了一件粉色的小毛衣,也很是好看。我又轻轻的从她身上爬了过去,躺在枕头上却怎麽也睡不着了。
「姐姐,姐姐。」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叫她。
「嗯,睡吧,有什麽事明天再说,啊。」她醒了,却不理我。头都不回。
我把身体往她那边凑了凑:「姐姐,借只胳膊让我躺躺吧。」
「不成,赶紧睡觉,要不明天就送你回去。」她还真无情,这样对待弟弟。
我哼了一声,翻身睡了。
早上起来是姐姐给我惊醒的,是啊的一声大叫,像是我小时候拿虫子吓唬她的声音。我不知道什麽时候把双腿双手都像个章鱼一样盘在了姐姐身上,她打开我的手的时候,我的手还摸着她高高隆起的胸脯,就像小时候妈妈的一样。有可能是憋了尿,鸡巴又硬了,她一叫唤吓了我一跳,浴巾开了,鸡巴翘的老高,我不好意的赶紧盖上了,姐姐的脸很红,径自去卫生间洗漱了。
「都怎麽大了毛病还不改,睡觉还骑着人。」姐姐从卫生间出来,嘴?埋怨着。
「小时候一直这样啊,以前怎麽不说啊。」我犟嘴道。
「好了,去洗漱吧,我要先去趟学校,一会儿来接你啊。」姐姐说完就出去了,我一个人呆着真是无聊,时间过的慢极了,心?盼着姐姐快回来。
一直等到中午姐姐才回来,手?拿着一袋子的肯德基,还有一身新衣服。
「饿了吧,快来吃吧,吃完在试试新衣服,看看合适不合适。」姐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袋子,顿时香气四溢,这是我第一次吃肯德基啊。姐姐一直在一边看着我吃,眼睛?充满了关爱。
新衣服很合体,姐姐左看右看,点点头说道:「嗯,挺精神,是个大小伙子了!」
说着又拍了拍我的头:「走吧,房子给你租好了,去看看吧。」
姐姐的办事效率还真高,一上午的时间就都办妥当了,姐姐在一个叫上地的地方给我租了房,很简单,但很舒适。只是姐姐不能和我在一起住了,她要回学校,好像平时还要打工,只有在周日一天能陪我。临走的时候她叫我别乱跑还给了我五百块钱,说周日来再带我出去玩,我点头答应了,把姐姐送出了门,无聊又充斥了整个房间。
我躺在床上盘算着,姐姐只答应我在这?度过寒假,寒假一过她肯定会赶我回家去的,怎麽办啊。我不能走,我要去打工,挣钱,不能让姐姐养活我啊,我要挣钱养活姐姐,我是个大小伙子了吗,这是姐姐说的。
閑来无事的这几天,我总是流连于路边的小广告,那?有招工的,那?要服务员,或者保安之类的我想我还是可以胜任的。可是却一连碰了几回壁,都说我年纪太小,没人敢用我。
周日姐姐带我出去玩了,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北京真大,我们去了好多地方,把我累坏了,姐姐也应该很累,但她没说,只是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就躺在我的床上睡着了,我没叫她,怕叫醒了她她又要离开。
姐姐睡的很香,我悄悄的爬到她的身边,枕着她的胳膊,把手又轻轻的放在了她高耸的胸上,我喜欢姐姐这样的抱着我,虽然她不知道,但我很高兴。这一晚我睡的很香很香的,连姐姐什麽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一觉醒来,姐姐已经走了。我又开始了一周的寻找工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一个附近的夜总会收留了我,这回我告诉自己已经十八了,我感觉那?很松,连身份证也没人找我要。
就这样我当上了一个服务生,但只在晚上工作,给那些喝的烂七八糟的客人们送酒,偶尔还会碰到很大方的老板给我小费,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夜总会?有很多像姐姐一般大的女孩,但是都没姐姐好看,她们穿的少的出奇,都能看到白花花的奶子和圆圆的屁股,不过在我看来,她们简直没法和姐姐比,就好像少了些什麽似的,但我也说不清,反正不能让我觉的舒服的感觉。
可能是因爲我显得比较小吧,那些女孩们总是爱和我开玩笑,说我是个小帅哥,动不动的就摸我的屁股一下,还有时候会偷袭我的鸡巴,把我羞得脸通红,她们就会开心的大笑。
这群女孩都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掌管着,都很怕她,管她叫妈咪,但那个妈咪好像很喜欢我,对我很关心友善,我觉的她挺好的,不像那些女孩这样疯。
周日的时候姐姐总会来看我,总是表示对我的歉疚,她说学业和工作真是太忙了,不能陪我。我告诉姐姐我一个人没事,有时会到处逛逛,不用担心我,天一到快要擦黑的时候我就会劝姐姐回去,她说我懂事了。其实,我在四点锺要上班,我很想姐姐多陪我的。
一转眼寒假就过了,姐姐送我到了车站。姐姐回去了,我也从车站?跑了出来,我回去继续上着我的班,只是姐姐不知道我还在她不远的地方生活着。
 
 
 
 
 
 
 
 
 
(待续)
 
 
 
 
 
 
 
 
【姐姐】第二章失身
就这样过了半年,已经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了,我竟然攒下了五千多块钱,在夜总会?我干的很好。我老实,而且肯干,对客人的吩咐热情而又认真,所以会挣到很多小费,那些老板们大多数都还不错,只是有时他们喝多了就会发脾气,还会拿我们这些服务生取乐。
一次去给客人送酒,敲门进来的那一刻吓了我一跳,两个女孩正光着屁股在随着咚咚的音乐声跳舞,两个奶子上下的乱串,头扭得感觉快要断了一样。还有一个女孩在一边双手按着茶几,屁股撅的老高,一个男的正站在她屁股后面,一前一后的用鸡巴插着,那女孩叫声很大,我想可能是那男的插的她很痛吧。我赶紧低头把酒放在了桌上,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叫住了我。他上面还有一个女孩,坐在他身上在扭着屁股。
「过来,小家伙,吃口奶来。」那男人醉醺醺的说。坐在他身上的女孩哈哈的一直笑。
「我我不敢,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这几个字现在连我做梦都会说的。
「什麽不敢,叫你过来就过来,墨迹什麽」,他一下坐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把我吓了一跳。
我低着头走了过去,那个男人双手一推,把坐在他身上的女孩仰面按在了沙发上,我能看见他的鸡巴插在那个女孩两腿中间的洞?,上面还沾了很多的粘液,让我看的有点恶心。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嘴按到了女个女孩的奶子上。
「快舔,今天我要干死这个小骚货,哈哈。」他的鸡巴在女孩双腿中间的洞?捅着,女孩啊啊的直叫唤。
说实话,那个女孩的奶子很漂亮,虽然我没有见过姐姐的奶子,但这一对奶子的大小感觉和姐姐差不多,我被那个男人按着,乳头蹭在我的脸上痒痒的。
「快舔啊」,男人又催了。
没办法,我张嘴一下把女孩的乳头含在了嘴?,像小时候吃妈妈奶一样允许着,那女孩叫声更大了,那个男人一边用力的插着,一边得意的笑着,这是我在懂事后第一次吃奶了,虽然没有乳汁,但我还是感觉很舒服的,我的鸡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而且硬了。
屋子?充斥着震耳的音乐声,呻吟声,喊叫声。我静静的伏在那个女孩的乳房上允吸着,想着姐姐。
我的劳动让我得到了二百块钱的小费,还给了我一颗小药丸,说是让我快活快活。我没敢吃,不过我向老和我闹的女孩们打听了,她们说这是好东西,能让人快乐,忘了烦恼。她们管我要,我没给。我一直留着,没舍得吃。
我在夜总会?工作的很好,而且学会很多爲人处世的知识,这些知识能让我挣更多的小费。那个妈咪还是一直的照顾我,她要我叫她姐姐。这个姐姐身材有些胖,胸也很大,只是感觉没有姐姐的挺拔,有些下垂。人长的还算漂亮,只是有些大了,已经三十五了,我感觉她更像我的姨,或者妈妈。
在我十七岁生日的那天,她给我买了件衣服,也很好看得体,她也像姐姐似的夸我,说我是个大小伙子了,还很精神。
有一天我又挣到小费了,只是不是吃奶,而是喝酒,那种感觉和吃奶比起来痛苦多了,脑袋都要炸了,走路一直的晃悠。幸好是哪个妈咪姐姐送我回了家,路上我吐了一身,她也没有幸免,一个劲的埋怨我干嘛喝这样多,还一个劲的打我的头,但是不痛。
我是被她架回家的,一到家她就给我拖到了卫生间,叫我爬在马桶上吐了很久。迷迷糊糊的我能感觉得到她在脱我的衣服,天热了起来了,衣服很好脱,像是变魔术一样我就光着了。虽然我小时候经常在姐姐面前光着屁股,但我从没觉得害羞,今天不知爲甚麽在这个岁数大的姐姐面前有些的尴尬。
「来,姐姐帮你洗澡」。她语气很亲切,感觉很像姐姐。
「别,不不用了,我自己洗吧」。我有些结巴,用手护住了下体。
「哈哈哈哈,小孩子还害羞啊,姐姐什麽没见过啊,过来吧」。她边说边把我拽了过去。我有些踉跄,酒还是在作怪。
「还自己洗哪,站都站不稳。」边说边拍了一下我,这次不是头,是屁股。
喷头开了,水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却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哎呀,溅了我一身」,一边说她一边脱去了衣服,比给我脱得还快。她身上很白,像一只拔光了毛的鸡,两个大大的乳房像两个大水袋挂在胸前,乳头很大像颗葡萄,两腿中间的毛很是浓密,黑乎乎的。
我低着头,用手搓着身上,心?砰砰直蹦。大姐姐倒是很爽快,用香皂在我身上一阵乱摸,她的两个大奶子时不时的在我的身上蹭来蹭去,弄得我痒痒的。
他把香皂在我的鸡巴上不停的揉搓,起了一大团的泡沫。
「呀,弟弟的家伙不小啊,搞过女人没有啊。」她在拽我的鸡巴,拽的已经大了,痒痒的。
「没,没有。」我小声答道。
「啊,那真是可惜了」,说完,她拿起喷头沖干净了上面的泡沫,一下含到了嘴?,我吓了一跳,以爲她要咬我呢。不过倒是没有一点痛的感觉,只是痒痒的,麻麻的,尤其是她的舌尖在我龟头上打转的时候,我感觉很舒服,身体像过电一样。她允吸的很卖力,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让我揉搓着,感觉软软的,没有一点弹性。她开始用双手楼搂住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她嘴?来回抽动,一股热流突然的涌出,喷了她一嘴,白白的,稠稠的液体。「啊」她叫了一声,擡头看着我,「这样快啊,真笨。」
「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有些慌张。
「没事,来,到床上来。」她把我拉到了床边,她自己四脚朝天的平躺在了床上,我的鸡巴渐渐的软了。
「过来,摸摸姐姐。」她叫我。
我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揉搓着,她喘息的很厉害,嘴?还有啊啊恩恩的呻吟。「啊快点,含嘴?,摸摸姐姐下面,恩恩。」她指导者我,我一一的照做了。我的手指在她两腿间的洞?来回搅动,?面湿湿的。她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厉害,屁股向上一顶一顶的。
「好弟弟,太棒了,好爽,啊啊,啊啊。」听着她的叫声,我的鸡巴又开始硬了。
「弟弟,来,躺下」她一翻身骑到了我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一直到了我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女人的那个地方,我知道我就是从这?出生的。
我感觉一点都不好看,黒黑的裂开一道缝,两片肉分在两边,只有那个小洞?面有些的粉红,像姐姐毛衣的顔色。她把她的这个洞一下骑到了我的嘴上,我感觉一阵窒息,她在我的嘴上不停的摆动着屁股,「快,弟弟,把舌头伸进去。」
我伸着舌头,一股粘液蘸了我一嘴,很不舒服。她疯狂的在我嘴上扭动着,淫水弄了我的鼻子,脸上都是,我用双手推开了她。
「怎了弟弟,是不是想要了?」,她回头看看我的鸡巴,的确翘的老高了。
她向后挪着屁股,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在那个肉缝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我的鸡巴就慢慢的淹没到了她的洞?。
「啊,好舒服,弟弟的鸡巴真大啊。」她疯狂的扭动,时不时的上下拔出,坐入。我的鸡巴好痒,不由的开始向上迎击。她叫的声音更大了「好样的弟弟,就这样,用力。」
我感觉从未有过的沖动,一下把她压在了身下,把她的双腿驾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这样可以让我的力气得到更大的发挥,我也可以清晰的看见我的鸡巴在她的肉洞?进出的景象。
「姐姐,是这样吗」「恩恩,是,再快些深点,深点。」她雪白的屁股在我的撞击下都渐渐地有些发红了,我还在拼命的插着,插得她都求饶了,「弟弟,好了没有啊,我都来两次了。」
「姐姐,你在忍回儿啊,我感觉好舒服,姐姐的这个洞太舒服了。」我开足了马力。
「嗯,你快些啊,我吃不消了啊,啊啊啊恩恩哎呀,轻~ 啊轻轻点。」
「啊」我终于射精了,鸡巴在她的阴道?抽搐着,射精的过程持续了好久,每一次鸡巴的抖动,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姐姐的阴道在收缩,加紧。
我趴在姐姐身上,手?玩弄着她的乳房,「姐姐,这种感觉真舒服」。「恩,弟弟也让姐姐好舒服,你真棒。」她说着亲了我一下。
那一晚,我不知道爬上了这个可以做我妈妈的姐姐身上几回,但我的确爱上了这种感觉。
从那以后,妈咪姐姐常来我这?过夜,虽然她代替不了我的亲姐姐,但还是让我排解了一种寂寞,也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快乐。
转眼已经七月底了,要是在学校我又该放假了,我真到很想那个从小照顾我的姐姐,我也想这次就告诉她我一直没离开过北京,没离开过她。我再次拨通了姐姐的电话。
「姐姐」
「是彪子吗?你去哪了?我以爲你丢了呢?呜呜呜……」。电话那头传来了姐姐的哭声,我不知所措。
「姐姐」
「你在哪?在北京吗。我去找你」姐姐很激动。
「在,就在你给我租的房那边。」我声音很小的答道。
姐姐来了,臭骂了我一顿,她一直在找我,她打电话到家?,知道我一直就没回去,她说她快急疯了。这次她抱着我很紧,在她怀?,我哭了。
 
 
 
 
 
 
 
 
 
【未完待续】
 
 
 
 
 
 
 
 
【姐姐】第三章天意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姐姐,只是隐去了和妈咪姐姐的事。姐姐有些失落的歎道「哎,这麽小就不读书了,将来怎麽办啊。」
姐姐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但这回姐姐却主动要搬来和我一起住,我知道她放心不下我。只是我们要换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房子了,至少要摆下两张床。虽然是这样,我还是很高兴的,至少可以天天和姐姐在一起了。
姐姐和我的床之间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中间档上了一道布帘。屋子虽然还是很小,但在姐姐的收拾打理下还是非常的干净温馨,姐姐一如既往的上学,打工,我也还是做我的服务生,只是不会在让妈咪姐姐来我家?了,她有时会把我叫到她的住处干那个事,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个性奴。
和姐姐在一起总是很开心的,只是我下班会很晚,我回来的时候姐姐已经睡了,我从没有惊动过她,也没有在像以前要她抱着睡,虽然我很想,但我知道我长大了,都会做那种事了。偶尔的,我会偷偷的看看姐姐洗澡,但是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背影,卫生间的玻璃是磨砂的,姐姐也总是把门关的很紧。我不知道爲甚麽想偷看姐姐,也许她是我的姐姐,也是个女人吧。看姐姐只是我对女人的好奇,我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但是对夜总会?的那些女孩我怎麽就没兴趣呢,还有那个妈咪姐姐,我都有些烦了。
北京的夏天出奇的热,我们的小屋子?没有空调,像个蒸笼。又是一个闷热的天气,我下班回来已经夜?两点了,我依旧没有开灯,怕惊醒姐姐。我轻手轻脚的去沖了个澡,拿着手机照着,摸索到自己的床边,我一个不留神脚底下一滑,幸好没滑倒,但我却把那个隔在我和姐姐之间的布帘拽掉了。
我赶紧伸手去挂,但是太黑,手机的光线不足,我看不见。我只有去开灯了,但愿姐姐不会醒。
灯亮了,我回过身,姐姐没醒。她睡的很香。我走到挂帘子的地方,和姐姐离的很近。我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去看姐姐,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姐姐只穿了内衣,是很漂亮的那种。乳罩很小,只盖住了她乳房的三分之一,她的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她的乳房白白的,高耸而坚挺,像两座小雪山。内裤只是一层薄薄的纱,有着蕾丝的镶边,我能隐约看到几根稀疏的阴毛齐齐的贴在她阴户的上方。在往下面就看不到了,遮住她阴唇的地方有些厚,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有些凸起,中间被内裤绷出了一道细缝。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姐姐,鸡巴有些硬了。
我赶紧挂上了帘子,关了灯,但是躺在床上却怎麽也睡不着了,那一晚,我自慰了,对这姐姐的方向。
第二天姐姐走的很早,我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毛巾被,我知道肯定是姐姐给我盖的。但当我揭开毛巾被的时候,我感到了一丝的羞愧,我没穿衣服,姐姐一定是起来洗漱的时候总会经过,我的鸡巴一定是姐姐给盖上的,她不愿意看。
在那以后我总会不自觉的去掀开布帘去偷窥姐姐,但从没有想要扑上去的念头,在我眼?她是那样的圣洁,美丽,不可侵犯,就像个女神。
时间就这样的流逝,我感觉我越来的离不开姐姐,对她的依赖已经胜过了母亲,看不见她的日子我会想她,我不知道恋爱的滋味,但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就是我都这种感受吧。我确定我是爱姐姐的,只是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是亲情还是爱情。
姐姐二十二岁的生日就要到了,我精心爲姐姐準备了一枚戒指,我想她一定会喜欢,也会说乱花钱的。我知道姐姐疼我。我那天没去上班,我要等姐姐回来给她给惊喜,饭菜都是我亲手做的,还準备了一瓶红酒。我坐在家?慢慢的等待姐姐回来,但是她回来的很晚,已经十点左右了。
门开了,姐姐的脸上满是喜悦,也许是见到我在家的原因吧。
「姐姐,你可回来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我以爲她太忙,已经忘了自己的生日。
「当然啦,今天是我的生日啊,我没敢告诉你,怕你乱花钱给我买东西,嘻嘻。」果然不出我所料。
「哈哈,可我还是记得啊,你看,我特意给你做的饭,快来尝尝。」我招呼着姐姐。
「恩,虽然我都要撑死了,但是弟弟做的,撑死我也要多吃些,哈哈,开饭喽。」姐姐的笑声像铜铃一样的悦耳,笑的那样灿烂。
「撑死?你吃过饭了吗?」我不高兴的问道。
姐姐没做声,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有些害羞,还有一些喜悦。
既然姐姐不说,我就不问了,我要送出我有生以来给姐姐的第一件礼物了,我喜欢看她高兴的样子。
「姐姐,闭上眼睛。」「干嘛啊」「快点啊,这样罗嗦」
姐姐闭上了眼睛,「把手给我」,「恩」。姐姐的手指白嫩而修长,像美玉雕成。我忙掏出在怀?揣了很久的,还带着体温的戒指,套上了姐姐的手指。但我却发现了另一枚戒指,在姐姐的手指上闪着光。我感觉时间停顿了,空气在凝结,我断定,姐姐不会自己花这种钱的,她朴素而且节省。这枚戒指让我感到一阵心痛。
姐姐睁开了眼睛,喜悦的差点跳了起来。「哈哈,真漂亮,和这枚一样的漂亮。」她欢喜的像个孩子,我从没见过她这样的开心。竟然忘了埋怨我乱花钱。
姐姐笑的那样灿烂,像个天真的孩子。我的直觉告诉我,姐姐也许恋爱了。
我看到过电视?女孩在恋爱中的表情,就像姐姐。我的心乱乱的,不知应该和姐姐一起高兴,还是该独自悲伤。
姐姐的生日过的很开心,她又大了一岁,可我感觉我大了许多……
一种情结让我无法形容,不知是关爱还是自私,我开始跟蹤姐姐,白天我有的是时间。
姐姐打工的地方是一家广告公司,她不是总在?面上班,经常会把一大堆的东西那到家?,在电脑前工作很久。这些我一点都不懂。但我知道她的公司?一定有男人,追求她的男人。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我发现了那个男人。
姐姐从公司出来的时候,一个男人在给她拎着东西,在姐姐要上车的时候,他还亲了姐姐的脸,姐姐笑的很甜,眼?满是幸福。
那个男人很帅,长长的头发,高高的个子,英俊的脸庞,就像电视?演的明星。
那天我喝酒了,喝多了,天还在下着雨。姐姐还在家等我回来,但我感到从未有的孤独,泪水夹杂着雨水静静的在脸颊上流淌,我不知道我爲甚麽会流泪。
路边的音像店?放着张楚的歌「姐姐,我想回家,牵着我的手,我有些累啦……」
我真的想回家了,挣钱好像对我真的不重要了,我无法改变现实,姐姐总要恋爱的,总要嫁人,而我注定要孤独,姐姐不是我的,她属于她自己,她有她的幸福。除了姐姐这?没什麽值得我如此留恋,现在姐姐也不属于我了,我应该离开,爲了姐姐的幸福,也爲了逃离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在家的桌子上我给姐姐留下了一封信,告诉她我走了,祝她永远幸福,弟弟永远爱她。
在姐姐的公司前,我站了很久,姐姐就在?面,我想在看她一眼,只是远远的看她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没有出现,但那个把姐姐从我身边抢走的男人出现了,他在和另一个男人聊着天。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看了我一眼。我真想杀了他,但那是姐姐的恋人,是她喜欢的人。
他们在说笑。
「王哥,祝贺啊,你真牛啊」是另一个男人在说话。
「不算什麽,小意思,哈哈」是哪个王哥,就是我的仇人。
「哪个小丫头可不好追啊,你怎麽就泡上了啊。」她说的那个小丫头一定是我姐姐。
「人好呗。」王哥在夸自己,不过我到希望他说的是实话。
「别操蛋了,是家伙大吧,哈哈哈」。我真想去抽那个家伙一顿。
「家伙大不大到时候她就知道了,呵呵,别急。」
「哎哟,看来还没办呢啊,不是你的风格啊,咱公司的小姑娘都被你糟蹋遍了吧。」
「这个不一样,纯的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庆幸我来看姐姐一眼是对的。我跟着他们继续听着。
「恩,那个丫头是够纯,要不是你先下手了,我也得想法干上她,现在这样的女孩不多了。」
「你也惦记呀,不怕媳妇啊,哈哈」,「你都不怕,我怕啊」
天啊,他已经结婚了啊,真悬,看来我这回是真的救了姐姐一回。
「哎,说正经的,打算什麽时候干啊,不成咱哥俩一起干她得了,保证她爽死,哈哈哈哈哈。」他笑的都快要死了。
「那可不成,我费了多大劲啊,等我搞完了在给你,省的粘上我,呵呵。」
「真的啊,一言爲定,不过你干完我在干那还有感觉啊,你鸡巴那莫大,洞都被你撑大了。」
「你肏屁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躲到了树后面,捡起两块砖头扔了过去,在他们的骂娘声中我跑了,一口气跑回了家。感谢上帝,这是天意让我不要离开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