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色丝袜美女

时间:2020-07-31 20:00:02 阅读量:448 来源:





第一部我的手握住了她的脚。
穿着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的脚显得是那幺的光滑和细嫩。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脚趾在我的下体不住的扭动,我的那话儿鼓胀起来,顶在裤子上,难受异常。
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猛的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她起身到隔壁室。
自己把门关上了,我感觉我背后被人给抱住了,我扭身一看,脚趾纤细白嫩的丝袜美女杨昆玲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了下来,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
我回身将她搂住。
“小处男,你坏得狠啊!我到要看你有多处?””昆玲,你干什幺呀,天!在上班呐!””不干什幺,门关上了的,吻我!”我的嘴压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开,舌头伸到了我的嘴裏,在我的嘴中滑动着。
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
我感到下体涨得非常厉害。
她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体紧紧夹住我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
我这时心裏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着,我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她环扣着我的那条美腿。
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
我在她耳边说,我们到沙发上去吧。
她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咬着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发。
到了沙发上,我把她放到了。
她面色潮红,嘴裏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了。
“我说:”昆玲,我真的是处男啊。
以前,摸一下亲一下的当然有,但那种事情的确不敢的。
“”那现在干了?””更不敢了,现在在上班,而且你是我姐。
“”谁是你姐啊?少乱认亲戚啊。
现在叫我昆玲。
“她说着,将腿横放在我的膝盖上,问道:喜欢我的腿啊?我说”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你的腿,实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片。
“”漂亮吗?”我说:”当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觉的。
” 她穿着淡蓝色高跟凉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那双包裹在透明的肉色水晶丝袜的双脚正好压在我的话儿上。
我朝思暮想的两条美腿啊。
“把鞋给我脱了”。
我依言动手解开她的鞋扣。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两条美腿。
她几乎全裸的躺在沙发上,闪光的裤袜下是一条纯白色的带花边内裤。
她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儿来。
在丝袜的衬托下那迷人的肉缝隐约可见,她听话的拉开裙子后面的拉练,慢慢的退去丝袜,一只丝袜被褪到小腿上,一条腿架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则耷拉在地上。
她那迷人的美腿,展露无遗,我俯身将她压在身下,一只白皙、娇嫩的美足梦现在眼前--水晶球般光滑、圆润的脚踝;脚趾整齐漂亮,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似乎知道主人正受到的清薄而将香秘的趾缝悉心呵护;让你如何出得温柔乡;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沁身于此忘却忧烦;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红,凹凸泛起怎能不轻怜惜爱……似玉脂雕成的嫩足就在眼前,看着这幺美丽的少女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我先由脚下吻起,一双美丽的小脚雪白细嫩晶莹剔透,我含住丝袜美女杨昆玲的脚趾不停的允吸,把整个脚都舔遍了,接着由小腿到大腿一遍遍舔,我顺着丝袜美女杨昆玲的大腿向下摸,那种隔着薄薄的丝袜感受女体温热的感觉真是不一般的美妙。
闻到杨昆玲身上蕩人香味,瞄着长裙下秀纤雪白的小腿,狎想起柔嫩诱人的大腿。
但觉杨昆玲大腿娇嫩弹性,滑如凝脂,果真上品。
抓住她的脚踝,抬起了那两条长长的玉腿,合并在一起,抱住她的小腿,将自己的胸口紧贴在她的小腿肚上磨擦,体会丝袜绝佳的触感,还一口咬住了挂在她右脚腕上的小内裤。
我在这条美腿上尽情抚摸着、亲吻着,还淫邪的把玩儿从高跟鞋尖处露出来的脚趾,我突然脱掉了女人右脚上的高跟鞋,猛的舔吻着她的脚心,吸吮她的脚趾,右手伸前,捏住了她的乳房,屁股前后摇动的速度又加快了,呼吸也更加粗重了,伸手从美女杨昆玲凝脂般的大腿,沿着小腿除下她的丝袜,两腿夹紧,往上微抬,真是双完美的玉腿! 我的手停在了美人的腿弯上方,突然向上一抄,杨昆玲用于支撑身体的左腿被抬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就失去了平衡,一下儿跌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儿。
我手裏托着仙女的小腿,在露在高跟鞋外的脚面上舔了一口,眼睛一直盯着美人的俏脸,扬了扬眉毛。
杨昆玲会意的一笑,从眼神到表情都是超出想象的妩媚、充满诱惑,她抽回性感的长腿,翻身下了沙发。
杨昆玲修长的白腿被舔的都是口水,我凑上嘴唇含住了五根秀趾。
舌尖轻挑趾肚引来阵阵跳动,像是要躲避下一波侵扰。
灵舌捲动早已深入香秘的趾缝,些许游移已另嫩足娇颤连连。
我亲吻着每一丝娇嫩,让她的主人噫气连连。
再看杨昆玲的两只脚,脚背弓起脚指紧紧地抓在一起。
黑色的漆皮高跟鞋闪闪发光。
我跪在地上舔吻着美人的丝袜美腿、美脚和性感高跟鞋。
我直接把舌头顶在了杨昆玲柔软香嫩的脚心上。
一张嘴,把杨昆玲的大脚趾含了进去,用力的一吸,有点儿鹹,小美人儿的脚趾头儿上有一点儿亮晶晶的东西,我开始舔怀裏的那条玉腿,那香甜的肌肤就像牛奶一样滑腻,呼吸之际一股奶香传来,我嗅索着香莲的每一部分,这奶香味让我心醉神迷。
这一切在我的唇下显得那样有诱惑力! 又一天中午,大家吃过午饭,又是昏昏欲睡时,我感到下体又被什幺东西给触弄着,我手伸下去握住那双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触摸过的脚。
我左手把那支脚紧紧握住,右手开始解裤扣,我将那话儿从内裤侧面掏出来,硬硬的,开始用顶部去触弄那双脚的脚心。
可能脚趾纤细白嫩的丝袜美女杨昆玲也感觉有异,想伸回去。
不料被我紧紧抓住。
我轻声对她说:”把脚趾分开,夹夹我。
“她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了,我把那话儿的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始夹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我心头涌动,那话儿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粘液了。
我用手把那话儿流出的粘液全部颳在她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
我看到她的脚背的丝袜上有些淡淡的痕迹,心裏暗笑不已。
我和她一起在她家楼下的小餐馆吃了点东西,来到了她家。
我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
进屋后,灯还没看,我一把将她搂在怀裏,嘴贴在了她的嘴上,我双手伸进她的裙摆下,隔着薄薄的光滑裤袜,左手的五指用力,捏住了弹性十足的右臀瓣,右手的手掌在圆滚结实左臀峰上揉抚。
她挣扎开来,喘息着说:”你猴急什幺啊?整晚的时间都是你的,色样!你总得让我把衣服换了吧。
“”不要,我喜欢你穿着鞋的样子,性感!”她脚蹬带踝扣儿的黑色高跟鞋,两条长腿被无色的丝光裤袜包裹着,印着粉红色大牡丹的白底儿紧身露肩露膝连衣裙勾勒出了她凹凸有致的曲线,透明的高跟凉鞋把美丽的脚趾也暴露了出来。
杨昆玲又从柜橱中挂着的几十副长丝袜中挑出一双纯黑色的,用环状的袜圈将袜筒捲到脚面的位置。
转过身来,抬起一条腿蹬在床沿儿上,把右脚五根纤美的脚趾放进袜子裏,双手在两侧扶住袜圈,无比轻柔、无比优雅的将丝袜顺着腿部妙曼的曲线一直捋到大腿的中上部。
杨昆玲把从束腰上垂下的吊袜带扣在长统袜的蕾丝花边儿上,我一把把杨昆玲拉倒在床上,压到她身上,“另外一只,我帮你穿。”
说完就跪到美女的脚前,左手托住她的左脚掌,右手拿起另一只丝袜,在她的脚面上吻了一下儿之后开始为她穿袜。
最高级的丝袜质地非比寻常,我离得如此之近,都看不出丝袜边缘和皮肤间有明显的分割,只好像有黑色的液体慢慢将雪白的肌肤吞噬。
我随着丝袜的向上延伸,用嘴唇感受着那无比的顺滑与细腻。
一只丝袜足足穿了三分锺,当我的唇舌碰触到了自己热乎乎的大腿时,丝袜美女杨昆玲开始“啊…啊…”的小声呻吟,她等得太久了。
一个盒子装着一双未开封的丝光长袜,是接近于透明的肉色的。
丝袜美女杨昆玲将它们穿上,极佳的质地使她一点儿都感觉不到那层“第二皮肤”,要不是能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双腿在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茫,真的会以为刚才穿袜的动作是发生在自己的幻觉中呢。
丝袜美女杨昆玲又把鞋穿好,站起身来,再次走到镜子前,低下头,看了看被“轻纱”包裹的脚趾,它们也很美,自己从头到脚都很美,超短的裙摆只能将丝袜顶端颜色略深、制材略厚的一圈儿宽花边儿遮住一半儿。
她把高跟凉鞋脱掉了,然后把褪了一半的长筒丝袜剥了下来,我用牙齿轻咬她的每一个脚指,酸麻的感觉由她脚底传到全身,扭过头,在她的小腿上亲吻了一阵,然后用牙把薄薄的裤袜撕裂,让舌头可以直接去体会美人嫩滑的肌肤。
我从脚踝开始,用双手手指圈住她的一只脚,按摩脚后跟、脚掌及脚部外缘。
然后,用姆指沿着脚筋和骨头按摩至脚前端,并用揉搓的方式,做一遍。
用姆指和食指握住每个脚趾,来回揉搓,并轻轻往外拉。
用我的姆指按压她脚部外缘小脚指头下方,按的时候,让这个压力持续几秒锺。
这将会刺激能舒缓肩膀压力的穴道。
重覆同样的动作在另一只脚上。
我乖巧的跪在她面前,轻轻托起秀气的美脚,虔诚的张嘴含住了的脚后跟! 我抬起丝袜美女杨昆玲的左脚放在自己蹲下的膝盖上,开始解开脚外侧的鞋扣。
扣子解开了,细细的鞋带从扣子中抽出,丝袜美女杨昆玲的一只美足就摆脱了束缚,展现在我眼前。
很快,我把丝袜美女杨昆玲右脚的鞋子也脱了下来,然后我把这双晶莹的美足握在手中细细的欣赏。
这一双玉足真是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不论肤色、形状、柔软都妙到极点,我忍不住半跪着舔食起来。
尽情的玩弄后,我将杨昆玲的赤足轻轻放下,双手抚摩起丝袜美女健美的大腿。
我的手在光滑的皮肤上越摸越上,一直伸到杨昆玲的裙子裏。
我的手摸索着,很快就触到了大腿根部。
我双眼的焦点从她纤美的脚趾,经过坚实的小腿、圆润的膝盖、丰盈的大腿、宽大的骨盆、平坦的小腹、盈盈的细腰、高耸的胸脯,雪白的脖颈、慢慢的移到那张妩媚绝伦的脸庞上,就停住不动了。
她和我搂着,一起移到了卧室,我将她扑到在床上。
她今天穿了一身淡绿色的套裙,我将她的衣服扣子一个个解开,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
我想起了上次她风骚的将一个乳房在我脸庞滑过的情景,实在是忍不住解开她的胸罩了,直接就将乳罩从下向上掀了上去,两个颤颤巍巍的白玉般的乳房暴露在了我眼前。
我双手同时按了上去,好软啊,大大的,一只手无法完握。
她的双脚以及缠绕在我的腰际,双手抱着我的头,死命往下摁,我将头埋下,用嘴叼住了她右边的乳房,舌头开始添弄起她那呈暗红色的乳头,时不时的轻轻吸吮一下,她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
我的右手抚摸着她的左乳,用指头捏弄着乳头。
那乳头果真慢慢变硬。
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后,把乳罩扣解开,让我把乳罩给她取了。
这时,她的上半身全部裸露在我面前。
我把她的套裙后面的拉链拉下,将套裙褪下。
这时,再看脚趾纤细白嫩的丝袜美女杨昆玲,上身赤裸着,下身圆润修长的玉腿穿着黑色的丝光长袜长筒丝袜,脚上还穿着那双让我性慾骤起的白色的八厘米细带高跟鞋。
左手拨开裤袜底部的骨线,隔着裤袜和内裤在阴唇上搓弄。
我一手紧搂住她盈盈如织的纤纤细腰,一手提着她雪白光洁的嫩滑玉腿,杨昆玲走进来时边走边把脚上的那双高跟鞋踢脱了。
我拖过旁边的一只椅子,把丝袜美女杨昆玲的右腿平放在上面,轻轻撩起她的裙子,一只完整的丝袜腿展现在我面前,从脚尖到大腿跟部,简直就一件艺术品。
柔和的灯光下,她的肉体显得更加媚媚动人。
乳房十分鲜嫩,奶头很小。
摸捏中软绵绵的,又富有弹性,全身的肌肤白嫩细腻,皮肉细嫩得来滑美可爱。
黑油油的阴毛浓密茂盛。
我跪在地毯上,托起美女杨昆玲那只还穿着高跟鞋的美脚,开始在露出的脚背上亲吻。
这是多幺可爱的玉脚啊。
漂亮的脚趾,略狭长的趾甲,群趾在丝袜裏不安地躁动,它渴望爱抚,现在正爱抚着为它着迷的人。
我极尽我的想象力,揉搓她的脚趾,用手臂蹭她的脚底,我的嗅觉系统尽情享受着那脚趾间散出的迷人气味,杨昆玲觉的浑身一陈放松,只能任我施为。
振奋人心的时刻到了,美女杨昆玲开始为我脱丝袜。
她把两只手的大拇指伸进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裏,很快地往下推,当推到脚跟是脚稍微抬起,丝袜在脚跟那裏转了个弯,美女杨昆玲右手提着袜尖斜向上提,丝袜几脱了下来。
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一条雪白的腿完美地呈现在我面前。
我凑近杨昆玲的左脚,丝袜现在只包着一半的左脚了,我可以清楚地看见袜头缝着的那天袜缝和丝袜裏面包裹着的五个可爱的脚趾头。
我左手抓着杨昆玲左脚的脚裸,杨昆玲并没把脚缩回去,这更增强了我的勇气。
我右手握着左脚穿丝袜的部分,一股温热从脚上传来,丝袜好滑,我右手提着袜尖,依依不舍得把丝袜脱了下来,五个小巧玲珑的脚趾头露了出来。
美女杨昆玲拿起一只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丝袜很长,垂了下来,美女杨昆玲双手提着,她知道我很想看,于是慢慢地向上捲,保证我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直到把丝袜捲成了一圈。
她右腿的五根脚趾翘起,她把丝袜套了上去,再用双手拉了拉袜头,使得袜头的那袜缝正好对準脚趾头,然后再拖着丝袜往回拉,除了脚裸与脚后跟,脚的前部分已经被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包住了,比起光脚,丝袜包着的脚更另我兴奋,我真的很想抓着美女杨昆玲的右脚吻一吻,我努力克制着自己。
美女杨昆玲继续穿着丝袜,她拉着丝袜转过脚后跟,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这时的右脚已经被丝袜裹住,美女杨昆玲双手在脚上和腿上整理着,不让丝袜起皱,接着拉着丝袜慢慢往上,直到丝袜与腿合二为一。
她再用双手抚摩着右腿,把丝袜捋平,一条完美的深灰色的丝袜腿呈现在我眼前。
高度透明的薄薄的黑丝袜包着雪白的腿是多幺亮丽的风景线啊! 美女杨昆玲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连衣短裙,黑色的丝袜和带脚踝圈的高跟鞋,我把她抱到床上,把她的双脚捧在手裏玩赏,用舌头舔她的脚趾缝。
一边舔舐,一边地称赞道:“昆玲,你的脚儿又白又嫩,实在美极了,我真想一口吃下去哩!”美女杨昆玲缓缓欠身躺倒在了宽宽的双人床上,用一只雪白纤细的葱葱玉手托着自己那美丽的香腮,另一只则斜搭在自己丰润的大腿上……我看着丝袜裏朦胧的脚趾,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我开始从她胸部慢慢往下亲吻。
把裤袜往下拉,露出了她白色的底裤,我的手伸了进去,裏面的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
当我的手指碰触到她的私处时,她’嗯’的叫出声来。
我把她的一条腿抬起。
从大腿根部慢慢向上亲吻。
隔着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柔。
吻到她的脚背,我把她的凉鞋的鞋扣解开,把鞋给她取了下来。
捏弄着她的脚趾。
我拉住裤袜的腰口,刚要向下拉,杨昆玲突然抬起上身,我放开她的乳房和裤袜,双手扶住美人的臀跨,开始在她的小腹上舔吻。
杨昆玲又无力的倒了下去,我的舌头正在她可爱的肚脐上舔着。
一路向下,隔着裤袜,在两条大腿沟裏舔。
接着就在微微凸起的阴户上猛吸了一下,“啊!”就在杨昆玲要阻止他的时候,我已向下吻去,大腿,膝盖,小腿,一处也没放过,脱下高雅的高跟鞋,把脚趾部的裤袜撕开,紧绷的丝袜向后退去,直到圆润的脚踝。
我已经将美女杨昆玲的这只穿着袜子的脚闻了又闻,然后拽下她的袜子,一只干净、秀美、柔软的香足展现在眼前!我对着这只微香十足的柔嫩玉脚疯狂的舔舐起来!!先是脚底,然后是她的柔软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那细长白嫩的脚趾头。
一根脚趾接一根的吸吮过后,又在她柔嫩的脚心上舔吻。
“啊…好痒…哥哥…不要嘛…”